文物说话:五弦琴(均钟木)远古故事图绘

  • 来源:艺术鉴赏网
    •   来源:艺术鉴赏网

        作者:小溪 艺术鉴赏网学术顾问
       


       

        1978年曾侯乙墓出土了大型编钟,同时还出土了众多的乐器。我是其中之一的五弦琴。我出自曾侯乙墓东室(仅此一件)。要知道能够在东室,距离主人最近的位置,我的地位不言而喻。
       


       

        我是整木雕成,首端近方,尾端近圆。全长115厘米,首宽7厘米,高4厘米,尾宽5.5厘米,高1.4厘米。表面平直狭长,首端立一蘑菇状柱,柱高4.4厘米,首端背面有一椭圆形空槽,槽中穿有五个琴弦孔。首端音箱的底板系加工后嵌进。
       


       

        《国语·周语下》:王将铸无射,问律于伶州鸠。对曰:“律所以立均出度也。……“韦昭注:均者,均钟木,长七尺,有弦击之 以均钟者度钟大小清浊也。五弦器面板宽5.5―7厘米,张五条弦,弦距0.9―1.1厘米,有效弦长与古琴相比,难以演奏。所以它不是一件乐器。
       


       

        如将曾侯乙五弦器五空弦定为c、d、f、g、a,则可得十二音之全部调律法。音乐史家黄翔鹏先生认为此物应定名为均钟木,是编钟的音准器,五根弦正好对应于曾侯乙编钟五个八度,琴身上漆绘成组的五组鸟纹对应六律六吕。
       


       

        我的器身绘有神人跨龙飞天和十二凤鸟图画。传说夏后启上天得乐和皇帝命伶伦仿凤鸟定十二律,起身的图画可能是“夏启得乐图”和“伶伦作乐图”,内容与律制有关。我器身首段的背面、侧面和尾段的正面,画面为一组引颈振翅的凤鸟在致密的方格纹地上飞翔。面板上的凤鸟为两行,有一边侧板上的一行凤鸟为12只(另一侧板为11只);底板上的两行凤鸟合共亦有12只。
       


       

        这一主题似与黄帝命伶伦听12只凤鸟鸣叫制定12律的神话故事有关。“十二凤鸟”是中国神话中有关“律”的起源的故事――黄帝令伶伦去传说夏后启上天得乐和皇帝命伶伦仿凤鸟定十二律,起身的图画可能是“夏启得乐图”和“伶伦作乐图”,内容与律制有关。听凤鸟的鸣叫,模仿六只雄鸟的鸣叫,截竹制成六个阳律;模仿六只雌鸟的鸣叫,截竹制成六个阴吕。一般乐器,如同墓的曾侯乙瑟,也有采用凤鸟纹饰的,但少有如同我用的如此集中,占据器身重要位置如此之大的比例。“乐”“律”起源的故事以简练的图案绘于该器,寓意不凡。不要小看我哦,我是国家一级文物呢!
       



      艺术鉴赏网各官网平台报道:
       


       


        责任编辑:陈景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