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庭尧:西藏,这里有我最深沉的爱

  •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  

        图为敬庭尧在画室。扎巴旺青 摄
       

        2007年,敬庭尧个人画展《西藏风骨》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取得了圆满成功,近百幅画作获得美术界高度评价,好评如潮。在一片赞扬声中,敬庭尧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就像将自己珍藏的宝贝和盘托出了,心里很是失落徘徊,一夜失眠,不知艺术之路如何走。

        于是,2009年退休后敬庭尧就选择了西藏,在拉萨建立了工作室,似乎这里有他的根,只有在西藏才能找到自己艺术创作的源泉,心里才能踏实了下来。

        来到西藏考察了大昭寺、罗布林卡、布达拉宫等多个地方的不同年代、不同风格的文成公主进藏的壁画艺术和许多文献资料,敬庭尧做出了人生的一个重大决定,用15年时间创作长300米、高3米的《文成公主》大型画卷。

        既然要画,那就要画出最好的、最真实的文成公主。于是敬庭尧用3年时间做了大量的前期考察准备,重走文成公主进藏路线,搜集大量有关文成公主的史料和传说,遍访专家学者,研习藏学家著作,重走唐蕃古道,拍摄了数十万张图片资料,反复揣摩相关艺术作品,就连文成公主从长安哪个门出发的都考证得一清二楚。

        文成公主进藏时在青海玉树停留的时间比较长,现存有文成公主庙和许多相关传说,敬庭尧专门去了玉树作了长时间考察。玉树歌舞发达,是因为文成公主进藏时让唐蕃歌舞文化得到了很好的交流。敬庭尧在玉树巴塘草原遇到几个牧民,问会跳舞吗,牧民们异口同声说:“都会啊!”敬庭尧说人有点少,能不能多请一些人来表演一下玉树的舞蹈,不一会儿就有十来个牧民赶来。蓝天白云下,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十几个牧民群众盛装跳了一个多小时的舞。问报酬时,牧民们都说是为文成公主跳的,只要能画好文成公主就行了。一位60多岁的藏族老阿妈听说是为了画文成公主组画,还悄悄回家梳妆打扮,对敬庭尧说“一定要把我画到文成公主里面去,一定要把我画进去!”会的,一定会把这些淳朴善良的农牧民对文成公主的爱画到画中去,敬庭尧心想到。

        考察不仅得到农牧民群众的协助,很多西藏艺术名家也对敬庭尧的创作给予很大帮助。2014年马年,敬庭尧去阿里体验冈仁波齐转山文化,探寻那里寺庙的壁画风格、民俗故事时,75岁高龄的著名画家余友心老人坚持陪同着敬庭尧一起去。敬庭尧要创作《文成公主》,张鹰老师将自己收藏的跨越七十多年的几百张老照片无偿提供给敬庭尧使用,一张张反映西藏民风、民俗的老照片可都是无价之宝啊。敬庭尧感叹道无以为报,只有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了!

        走进敬庭尧在拉萨的画室时,敬庭尧正在高高的梯子上创作。助理何逵亭说:“老师一天在梯子上上上下下不知多少回,70高龄的老人,每天要画8至10个小时,我们看着都很心疼!一组十余米长《劳作》的画挂在墙上,有相互扶持着转经的母女,有夹着一叠经文的小僧人,有打酥油茶的妇女。还有挤奶的阿佳。同行的摄影老师看到敬庭尧的画作时惊叹到:“这是小时候看到的八廓街啊!”敬庭尧听后兴奋地说:“这是对我的鼓励,也是我最想要的效果。”敬庭尧说《文成公主》画卷展示的就是1300多年来西藏的发展历程,虽然以唐蕃和亲为主,但还有大量的画作表现弘扬佛法、风土人情、神山圣水的。希望通过画卷能准确刻画出西藏浓郁的民族特色、优美的自然风光和鲜活生动的人物形象,将西藏的传统和当下的都表现出来,把西藏最经典的人文自然、建筑宗教呈现出来,把藏族人民的精气神表现出来,让更多的人了解西藏。西藏每年每个月甚至每天都在发生变化,把历史的、现实的、变化的、变化肯定是好的,作为艺术家的职责使命就是要将这些变化的东西留下来,留住当下的状态,正是献给未来的艺术。

        敬庭尧说西藏是画家的天堂,是人文文化的圣地,是艺术的圣地,可以画的东西很多,不需要人为刻意的筛选,只要画的好就能打动人,藏北有藏北的魅力,藏南有藏南的特色,神山圣水寺庙民居动物皆可入画。忆及在西藏这些年的点点滴滴谈何容易。敬庭尧说十多年前第一次去古格王国遗址,有些地方都没有路,一路前行全凭经验,路过无人区汽车跑了近百公里没有人烟,好不容易遇见一个路牌,一个木头杆子上钉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拉萨——狮泉河”。风吹雨淋牌子早已不结实了,一阵风吹过来,路牌转了180度,一行人顿时懵了。夜黑沉沉的,突然看到前方有微弱的灯光,司机说肯定有人家,待驱车来到灯光处时,果然有一户牧人家,可走上前去问路时语言不通又说不清怎么办呢,这时敬庭尧拿出纸画了土林,牧民一下子明白了是札达县。于是牧民为大家带路,黑夜里,牧民兄弟在前面骑着马,汽车在后面跟着,一人、一马、一车,终于来到了公路上,很快骑马的牧民兄弟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敬庭尧说,在西藏,这里的人们淳朴善良,这里是我最向往最渴望的地方,我爱画爱了几十年,也画了几十年,在西藏心底是安静的,是纯净的,他认为海拔的高度决定精神的高度,精神的高度决定艺术的高度。要想走进艺术状态,必须走进人迹罕至的地方,最深厚的西藏文化里,青藏高原滋养了我,是我艺术的源泉,我必须用毕生的精力与生命去完成这张大型的历史组画,来感恩西藏文化、高原文化,回报社会、回报高原人们。
       

        艺术鉴赏网编辑:刘勇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