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美香溪 昭君故里」中篇小说|《王昭君思盼雁南飞》(连载四)

  • 来源:中国艺术鉴赏网       点击:2032次
    •   来源:中国艺术鉴赏网

        作者:张波  学者、作家
       


       

        图  昭君出塞
       

        前言:[ 和美香溪 昭君故里 ] 百期专栏海内外同步推出。二千年来,“昭君出塞”的传说、故事在中国典籍和民间广为流传。王昭君,名嬙,字昭君,生于今湖北省兴山县。兴山,位于壮美的长江三峡北侧,进出神农架的重要门户,232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簇拥着3580个山头,钟灵毓秀。相传,昭君离开家乡前,曾在香溪河边梳妆,溪水清馨馥郁,香溪由此而得名。昭君的美丽、善良、勤劳、担当的形象,始终活在人民心中。唐宋以来,历代文人咏唱昭君、抒发情感的诗文、歌词、绘画、戏曲,形成千古流传的昭君文化、和美文化及丝路文化,是民族和睦的历史印记。为了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讲好昭君故事,服务乡村振兴、留住乡愁,中国艺术鉴赏网及二十个官网平台海内外同步推出「和美香溪 昭君故里」系列文化专题,全面展示王昭君故里的传说、古迹、摄影、书画、诗词及非遗等,投稿邮箱:chinaysjsw@126.com。
       


       


       

        (接上篇)正当大家眼看单于性命危急之际,“哐”地一声,只见王昭君操起琵琶狠狠砸到了刺客的头上。刺客摸了摸额头上流下的血,顾不得许多,然后举起匕首再次刺向大单于。适才的侍卫们这才反应过来,纷纷举起盾牌挡在了大单于的面前。刺客的匕首刺在盾牌上,丝毫未伤及大单于,待他准备再刺时,伊屠智伢师已持刀将其砍翻在地。

        此时刺客仍在挣扎,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匕首掷向大单于。可惜又被盾牌挡了下来。正当伊屠智伢师上前举刀就要结果刺客的性命时,王昭君大喝一声道:“留他一条性命。”见母亲发了话,伊屠智伢师踢你刺客一脚,然后踩在他的背脊上,缓缓放下了手中的刀。

        复株累若鞮单于总算得以脱险,不由勃然大怒,拍案呵斥道:“汉使居然想暗杀大单于?难道是汉家皇帝想与大匈奴单于开战吗?”此时的汉使汪琦早已吓得魂不附体,倒地叩头道:“微臣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触怒大单于啊,此中一定有所误会。”

        复株累若鞮单于冷笑道:“刺客是汉使带入我的王帐的,这个时候说是误会,未免太过糊弄鬼了吧!”汪琦委屈的辩解道:“就这几个人就想刺杀单于,如果不是我疯了,就是活腻了。可是偏偏这两种我都不是,我上有高堂,下有妻儿,朝廷俸禄倒也优厚,犯不着冒险。只是我一时不察,让刺客混了进来。请大单于明察。”

        复株累若鞮单于还是不信,吩咐左右将汪琦及全部汉使全部拉到帐外斩杀。汪琦仍然大呼冤枉,复株累若鞮单于盛怒之下,挥手让人把他们拖下去。就在此时,王昭君道:“大单于,毕竟是臣妾的娘家人,先姑且还是将他们关起来,审一审的好。”复株累若鞮单于想了想,感念适才王昭君临危救命的恩情,这才不情不愿地命令道:“看在阏氏相救有功的份上,先将汉使一众人等看押起来,交给阏氏主审,伊屠智伢师为副审。至于刺客给我绑在旗杆下暴晒,已解我心头之恨。记住,切莫让他死了,我还要好好折磨他。”

        众人口喊“遵命!”

        复株累若鞮单于又道:“对了,伊屠智伢师救驾有功,赏黄金五百两,牛羊各一千只。看看你们侍卫,在看看伊屠智伢师,他的反应比你们快多了,指望你们,我的胸前早就被扎了一个窟窿了。”

        伊屠智伢师回礼道:“谢大单于的赏赐。”

        复株累若鞮单于试探道:“怎么全大帐的人都没你反应快?难道你事先知道有人要行刺?”

        伊屠智伢师赶紧跪下道:“臣弟怎会知晓,只是母亲的琵琶声与往日似有不同,一直透露出一股杀气,所以臣弟特别警醒。”

        “是的,刚才听那刺客的箫声中肃杀之气鼎盛,于是我便选了《十面埋伏》这首不太适合今日气氛的曲子,意在提醒众人注意。没想到伊屠智伢师听出来了,看来也是大单于福泽深厚。”王昭君插话道。

        “哦,原来是这样,那么剩下的事情就拜托阏氏哦。”说完,复株累若鞮单于扶着大阏氏走出了王帐。

        望着复株累若鞮单于的背影,伊屠智伢师凑到母亲的身前,低声道:“看来他从来就没放心过我。”王昭君紧张地看了看左右,道:“胡说什么?不要命了?”伊屠智伢师再次压低声音道:“母亲,还看不出来吗?大单于不信任我。”王昭君摇了摇头,低声道:“看出来也得憋回去。这也许就是王室成员的悲哀吧!权利越大就越不放心身边的人。特别是兄弟,夺位的时候就是生死对头。慢慢你习惯便好了。”

        伊屠智伢师正想说什么,王昭君打断道:“母亲告诉你,单于的权利只能给,你不能要。母亲要的是安宁,而不是兄弟阋墙。争来争去没什么意思,终究人都是要走的,什么也带不走。好好守护族人,比什么都重要。”伊屠智伢师点了点头。

        天渐渐黑了下来,秋天草原的夜一阵北风吹过,满是嗖嗖的寒意。旗杆下刺客被五花大绑的捆个结实,赤裸着上身,一道道殷红的鞭痕似乎刚刚熬过酷刑。干裂的嘴唇已经发白,应该是许久没有饮水的缘故,奄奄一息的样子。

        伊墨居次抱着大雁来到了刺客身旁,满脸好奇地盯着他看。

        “看什么看,匈奴小杂种。”刺客对着伊墨居次骂道。

        伊墨居次道:“我就是好奇,你为什么要刺杀我的父亲?”

        刺客道:“你见我这样,全身血肉模糊的,难道不害怕吗?”

        伊墨居次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害怕?我们匈奴人都是天生的战士,从不畏惧鲜血和死亡。”

        刺客冷笑道:“连匈奴的女娃娃都这么有种,看来果真是匈奴不灭,大汉永无宁日啊。女娃娃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何要刺杀你的父亲吗?来,靠近些,我告诉你。”伊墨居次刚想靠近,突然伊屠智伢师从背后一把她拽了回来,然后道:“小心,他是骗你过去,然后一口咬死你。”伊墨居次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道:“好险啊,差点送了命。”

        王昭君走了过来,看了看伊墨居次,见其无恙后呵斥道:“谁让你私下接触死囚的。”伊墨居次道:“我,我只是想知道他与我们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娘你也是汉人,为何你就能和我们和睦相处呢?”

        “小丫头,告诉你吧,其实你娘也不想待在这,她只不过是汉朝皇帝送来的人质而已。如果哪天汉匈开战,匈奴第一个拿来开刀的就是她。哈、哈、哈。”刺客狂笑道。

        伊墨居次怒吼道:“胡说,你胡说。我娘是大汉公主……”

        刺客讥笑道:“她是汉朝公主?你问问她姓什么?她姓刘吗?”

        王昭君坦然道:“不错,我这个大汉公主的确不姓刘,但也是先皇御赐的。你也说得不错,我的确是一个人质,但也就是我这么一个人质保护了两个民族十数年不曾刀兵相见,和平共处。”

        一旁的伊屠智伢师恨的牙痒痒,道:“母亲跟他废什么话,一刀了结了他。”

        王昭君一把拦下伊屠智伢师,对着刺客道:“说吧,为什么要刺杀大单于,谁派你来的。”

        刺客闭上眼睛,完全不理会王昭君的问话。

        伊屠智伢师激怒道:“母亲问是问不出来的,看来,只有皮鞭会让他开口。”

        王昭君看了一眼儿子伊屠智伢师,又看了一眼女儿伊墨居次,然后道:“都是父母生养的,何必呢?给他水和食物,先行疗伤,别让他死了。话可以慢慢问,待大单于气消了,再问也不迟。”说完,王昭君转身而去。

        伊墨居次赶紧端来水喂给刺客,但刺客唯恐有毒,不敢饮用。伊墨居次讥笑道:“连死都不怕,难道害怕有毒。”经过这一激果然有效,刺客当即伸长脖子饮下了水。伊屠智伢师双手一挥,旁边的士兵端上了一只羊腿。那刺客索性一口咬在羊腿上,瞬间油渍沾满整个下巴。刺客大口狼吞虎咽,小伊墨居次放下大雁,拍掌欢庆道:“行,这样你就死不了拉。”

        “你为什么不让我死?是想从我嘴里问出点什么吗?”刺客一边咀嚼一边疑惑地问道。

        “为什么要你死?我娘跟我说,这个世界最大的善意就是让人活下去。所以我对你的善意你应该清楚。”伊墨居次眨巴着眼睛回答道。

        伊屠智伢师一把拉住伊墨居次的小手,道:“我们的母亲每天灌输我们的就是释放自己的善意,但是对于拿刀对着我们的人,我真是做不到,也许只有小伊墨居次完全听得进去吧。”说完,抱起大雁拉着伊墨居次向大帐走去。

        伊墨居次回头对着刺客道:“我明天再来看你。”

        刺客又好气又好笑,自言自语道:“这孩子是真傻还是假傻?”(待续)
       



        中国艺术鉴赏网各官网平台信息:
       


       

        责任编辑:王斯捷

       中国艺术品商城 - 品鉴 交流
    • 陶瓷
    • 玉器
    • 文房
    • 书画
    • 收藏
    • 茶艺
    • 紫砂
    • 乐器
    • 工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