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名家画展专栏】:卞国强笔下的北京胡同

  • 来源:艺术鉴赏网
    •   来源:艺术鉴赏网

        作者:聂昌硕
       


       

        卞国强,1958年生于天津,祖籍江苏镇江。就职于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美协会员,毕业于中国画研究院研究班。近40年的艺术创作实践,始终坚持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忠实于自然和生活的感受,努力探索个人的表现方法,逐步形成个人的风格,画风质朴、宁静、淡雅,在表现技法上吸收传统中国画的用笔用墨又吸收西洋画中构成、透视及肌理的表现,意在传统山水画与西洋风景画之间找到一条新路。
       


       


       

        近20年来,卞国强重点创作了一大批表现北京胡同、四合院、园林古建和生活在北京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和喜怒哀乐的作品,记录了这个历史古都社会和城市的变迁。
       


       

        秋日斜阳洒落在挂满枝蔓的院墙上,一支干枣枝不安分的探出院外,勾起一缕思家的心绪,闻一多有句诗:“家乡是个賊,能偷走你的心”。每当见到这些老房子,常常把我带回到那如梦的童年,那曾住过满载着亲情的温馨小院,那生活在另一座城市的亲人们…。
       


       

        白太阳、干树枝、枯黄草、残房瓦,往事悠悠,斑驳墙,老朱门,新门牌,岁月如流。
       


       

        北京的胡同,宁静、典雅,给人以亲切温馨祥和的感觉,您散步在胡同深处,不时穿来许缓悠长的叫卖声,使您听来那么富有生活的韵致,蓝天里不时传来一声声鸽哨声,给胡同带来了生机。
       


       

        冬日夕阳余晖洒落在北京古老的四合院的小门楼上,使人感受到一种亲切、温馨怀旧的情愫,紧闭着的两扇老门,象关着一个家族的变迁史,让我们联想到门里曾发生过多少人生悲欢离合的故事……
       


       

        北京的雪景,也是我不厌其烦反复画的题材,雪能带给我好的心情,被雪净化了的尘世银灰一片,古老的东方建筑,在雪中更完美的体现出它的神韵。
       


       

        不知为什么月儿总会出现在我的画面上,满月、朦胧月、皓月、寒月、弯弯月它总能调动我的情愫,把画带入诗的境界,我也总爱在月光下慢步,让白日浮躁的心平静下来,进入唯美的幻境,月光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能把树的投影赋予生命,它们有的如洒满一地的银片,斑斑驳驳,有的又如长袖飞舞的神女,婀娜跳跃,它们打破了老墙单调的造型。使我在画胡同时找到了美的因素,丰富了线的表现力。
       


       

        卞国强水墨画太漂亮了,全画保持在层次丰富的灰调子中,中灰浅灰是塑造者的“天堂”,卞国强有天赋,能够在灰调子中变化无穷,伸展自如。
       


       

        许多学黄宾虹的画家大概受到画册的影响,一味往黑里画,直至黑不透气。其实原作并非如此,宾虹先生在中灰深灰中游荡,很少用焦墨。
       


       

        什么是中国画的笔墨,各家解释不同,依我之见是画家对墨色的感觉天赋:对深浅层次,水墨交融,节奏、气韵,有着超越常人的痴迷、灵气与敏感,这是国画感人的核心。有色就有形,用笔只是手段之一,指画、泼墨都无笔,不照样感人吗!
       


       

        卞国强的灰调子极其丰富,他在浅灰中积墨,一遍复一遍,层层叠加,由此色浅不薄,色淡厚重。他在深深浅浅的灰色交替中将胡同逐渐推向远方,追寻逝去的历史,追忆失去的宁静、洁净、质朴、纯情,其中满载着.画家的思念与丝丝哀愁。他描绘的胡同经常是空荡荡的,无车、无人,无猫、无狗,像个“废墟”,它寓意着这是座被遗弃了的天堂,画作只是一场梦。
       


       

        卞国强的情感很细腻,在作品中常画纷纷扬扬的雪花,或挂满墙头的小花,精致周到,含蓄又丰富。他在用色上成功地与墨色相融,经常使灰墨呈现出色感,产生色墨之间的补色对比。
       


       

        画胡同有很大局限性,建筑不利于施展水墨洇染。中国画只有界画楼台的传统,没有写意建筑的传统,由此,所有的塑造技法需要自己摸索创造。他一点一点地将写意笔墨融入建筑中,既在艺术上有所收获,又在绘画市场上竖起自己的“品牌”。
       



      艺术鉴赏网各官网平台报道:
       


       

       

        责任编辑:陈景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