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三关:“东野西荡”中的“镇位优势”

  • 来源:艺术鉴赏网
    •   来源:艺术鉴赏网

        作者:成君忆
       


       

        位于野三关镇辖区的四渡河大桥,以壮美闻名于世,是世界上最高的悬索桥
       

        野三关,在湖北西部崇山峻岭之中,乘坐动车从武汉3小时可到,从宜昌1小时可到。车到巴东站,距离野三关镇政府所在地约莫15分钟路程。从车厢一出来,迎面可以看到优诗美地大峡谷,以及远处的鹰嘴崖和四渡河大桥。满眼风光之殊美,可堪与美国多个国家公园相提并论。2018年1月18日,时任恩施州旅游委副主任的胡福先同志喊出了“东野西荡”的口号,“东野”就是恩施州的东部边镇野三关,“西荡”就是位于利川市谋道镇的苏马荡景区。
       


       

        云气缥缈中的野三关镇
       

        说到“西荡”,就要说到2012年6月发布在重庆市362路、618路公交车上的一则广告:“清凉利川,我靠重庆!”就好像核爆炸似的,顿时激起轩然大波。整个重庆市近3000万人,都在愤愤不平地谴责这则广告的粗俗。与此同时,冲击波迅速扩散到全国,成为一个耸人听闻的社会事件。

        焦点集中在“靠”这个汉字上面。在网络社会的语境里,这个汉字等同于“操”,是一种性暴力的情绪宣泄。利川市政府为此解释说:①“我靠重庆”的这个话,是表达利川对重庆的友好和亲善,而不是对重庆耍流氓;②是那些惯用网络语言的人在恶搞利川,让利川躺着中枪。在众说纷纭之中,满脸无辜状的利川就这样一夜走红,不仅赢得了重庆市、湖北省和全国人民的关注,而且别开生面地推介了利川的清凉夏日和山川之美。那时候,胡福先同志恰好就在利川任职,两年后调任恩施州旅游委,以副主任的身份主持全州的旅游业。

        在我看来,“我靠重庆”不过是抖了个机灵,虽然这个机灵抖得很精彩,但“东野西荡”产生的作用力却是战略层面的。早在2009年,利川市就已经被评选为“中国优秀旅游城市”,2020年又被评定为“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和“中国县域旅游发展潜力百强县市”。野三关呢?虽然只是巴东县的一个山镇,却也是“天生丽质难自弃”,连续多年在生态保护和城镇基础建设等方面做出了令人称道的业绩,被恩施州评定为“文化生态保护镇”、被湖北省评定为“森林城镇”和“全省农村产业融合发展试点示范乡镇”、被国家文旅部评定为“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野三关所在的巴东县,在疫情汹涌的2020年,也当仁不让地入选了“中国最美县域”和“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县”。
       


       

        铺设在野三关街道上的地砖,是来自4.48亿年前的震旦角化石
       

        原《光明日报》记者白建钢认为,以野三关无与伦比的“镇位优势”,超越利川和苏马荡只是时间问题。什么是“镇位优势”呢?用白建钢同志的话讲,就是“离东部最近的西部,离平原最近的高山”和“离酷暑最近的清凉”,而这仅仅是苏马荡不能比拟的一个优势。
       


       

        红嘴蓝鹊
       

        战略管理的第一原则就是优势取胜,而野三关至少拥有得天独厚的五大优势,且待我另写一篇文章说道。胡福先同志的见识在于,他早在三年前就看到了野三关即将爆发的潜能,喊出了“东野西荡”的战略口号,就好像春雷一样,震惊了很多人,也震醒了很多人。而今,他虽然已经调任恩施州人大工作,却还在一如既往地关注着野三关,甚至再一次发出了“恩施康养,东野西荡。优诗美地,后来居上”的感叹。
       


       

        位于巴东火车站附近的优诗美地大峡谷一景
       

        所谓优诗美地,就是优美如诗的名胜之地。优诗美地大峡谷,就是野三关即将推出的新名片。世界上最美的高山峡谷火车站巴东站,就坐落在优诗美地大峡谷北面的山坡上。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你就来吧,那种养在深闺的殊美,一定会让你联想起挪威的弗洛姆火车站、美国的约瑟米蒂国家公园,以及云南著名的旅游城市香格里拉。
       


       

        左起:李未熟、白建钢、成君忆,身后即是壮美的鹰嘴崖和四渡河大桥
       

      责任编辑:刘梅(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