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王祁:唐代三彩青釉陶马刻瓷装饰工艺

  • 来源:艺术鉴赏网
    •   来源:艺术鉴赏网

        作者:王祁  知名古玩鉴赏家
       


       

        唐三彩器工艺发展至巅峰状态尤以武则天开元天宝年,创烧了“雕瓷抓泥浇釉”的创烧技法。该陶马通体浇黄白釉,高约40公分,长约50公分,周身大部以蓝绿釉点缀,马首笼头配上浅褐色嚼饰物,马前胸贴有圆雕宫铃椒花。马座后则贴“心”字经文花泥,马的造型给人一种盛唐雄马的震撼感。虽然历经千余年,色彩依旧艳丽。

        由于柴窑故黄白釉面布滿深色星尘而现灰间黄白釉。大部以蓝绿釉点缀,马首笼头以浅褐色宝相花夾丝带嚼饰,马胸前贴圆雕宫铃椒花。座后贴心字经文花泥,浅褐绿釉点染,刷蓝釉饰鞍鞒,衬马身黄白成三彩。鞍鞒墨绿间蓝釉绸缎缀椒花,闪烁宝光,展示了绸缎褶皱的波浪纹理,坐鞒二头高翘,强烈体现马的雄伟,盛唐气魄,震撼心灵。

        绿釉沿马身垂流直下,一泻至足,给人一种生命的延续,色彩的流动…蓝绿彩相互晕染与灰黄地子交融,鞍轿采取独到的抓泥剔泥手法,更显立体。纵观马首,双耳尖立向前,顶鬃分八字飞,额绿釉翘髻,二目炯炯虽视下而尤瞻天。马首微扭,脥部宝相花紧扣,鬃毛剪平扎髻如箭墙傲立,马尾梳流尖上钩,缀绿彩花扎。

        马首前部略细小,与马身成一比三关系,更凸显陶马轩昂。仔细观察,器周身釉面无处不开碎片如哥釉百圾碎纹,且入土三分,是为一千三百年胎釉的分化造成。莹莹釉彩如玉可人,手抚泥胎细腻,水滴露胎处须臾间“水消印散”。浅彩,剪鬃,剔泥,雕胎,唐昭陵八骏之首,无出其二,独一珍贵,国之宝兮。流年逝水,韶华千岁仍奋然,马也。

        唐三彩器工艺发展至巅峰状态尤以武则天开元天宝年,发明了“雕瓷抓泥浇釉”技法。这尊唐三彩陶马通体浇黄白釉,鞍鞒墨绿间蓝釉缀宫铃椒花,展示了绸缎褶皱的波浪纹理,同时黄白釉面布满深色星尘,皆是因柴窑创烧所至,而这正是唐已失传“雕瓷抓泥浇釉”法的具体表现。
       

        责任编辑:刘梅(北京)